矽谷公幹見聞

2019 年六月初,人生第一次出國公幹。為了與姊妹公司 Edmodo 商討專案事宜,我(設計經理)、專案經理和工程師領班,三人飛到地球的另一端 — 三藩市矽谷工作。難得踏足世界科技重鎮,我們邀請了我們科技教育平台 Coding Galaxy 的代表 – Codi 共赴此行。雖然我們是去工作,專案和公幹日程也很緊湊,但我仍難掩興奮心情,滿心期盼能夠到科技公司參觀一下。

乘了整天飛機,踏出機艙,陽光暖和不熱不燙,是香港難得一見的青空白雲!在美國,車子是必需品,但我不會駕車,只好託賴兩位男同事輪流駕駛網租車。一個假日駕車司機,險象環生;一個說要當業餘教車師傅,車子超平穩,這個反差帶來不少驚險與歡樂。

輕鬆如我在後座靜靜觀賞沿路的風景。美國的道路風景與香港有八分似,尤其是路牌字體與選色,而路牌上的地方名都以 all caps(全大楷)標示。字體猶見硬朗,在我這位外國人眼中特別有美式風格。

工程師大佬 — 指日可待的教車師傅

我們抵埗後的第一餐,亦是行程中我最喜歡的一餐 — 龍蝦飽。

首先要考驗我的英語能力。這個專案加上以往的工作經驗,讓我有機會能跟外藉人士多溝通,所以點餐這一關沒問題。至於食物,平日不吃龍蝦的我也大快朵頤,食物看起來跟吃起來一樣好。我一邊吃,一邊聽同事說龍蝦養殖場的故事,都忘了自己在公幹,所以究竟哪裏來這麼多活龍蝦?

其後我們前往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的景點。景點建築外型科技感十足,加上四周空曠、萬里無雲,不難想像置身沙漠做航空研究的感覺。這裏是我們踏足矽谷的第一個景點,大家都很興奮在外面拍照,進去始發現是樸實無華的禮品店。發黃的展板、周邊 T-shirt、行星模型、太空人衣服等,令我想起幼時去過的香港太空館。

其實 NASA 的 logo 挺酷的,把這裏裝潢一番會不會更受遊客歡迎?可是離開店舖後才發現 NASA 的研究中心就在附近,所以這裏應該是附屬的禮品店,因此遊客不多。

離開此地後,我們走了一小段路,途中發現美國人比我想像中更加嚴守交通規則。我常先入為主以為歐美人比較不拘小節,跟香港人一樣會在沒有車來時過馬路。我們更甚,在路中央橫過。雖然這完全不會構成危險,但還是被保安員提醒了。其後在其他地方,行人也好、騎車也好,大家都是乖乖等到綠公仔才過馬路,這跟日本是一樣的。

Edmodo 總部

回到市中心後,我們拜訪姊妹公司 Edmodo,正式開始公幹的日程。Edmodo 是美國知名的網上教育平台,我們來的時候,他們剛搬進去新的辦公大樓。大樓位處湖畔,環抱柳樹美景。我們朝九晚五來辦公室工作,晚上去遊覽吃飯,深夜在酒店房間開會,十分考驗各人的體力。

相比香港,這裡的員工較早上下班。雖然天色仍亮,但晚上五、六時已經不見半個人影,只剩我們幾個香港人跟高層們在白板前你寫我寫。大家也把公私生活分得清清楚楚,要他們留到這麼晚實在不好意思。至於午飯,或許因為附近沒有食肆,所以公司準備了自助午餐到會。大家看到比薩會很興奮,就像我看到壽司盛合一樣。每天的午餐也略為不同,有蕃茄飯、各類的豆、薯片和烤肉,還有他們愛喝的甜味飲料,如汽水和維他命水。雖然我覺得餐點有點油膩,但跟員工交流,聽他們說小孩的生活也蠻有趣。

有飯吃我就很滿足了

除了自助午餐,偶爾看到有人吃著一袋薯片當午餐,然而對他們來說,薯片並非「頹飯」。就像西餐的澱粉質有薯仔、薯蓉、薯條、薯角,那就不要歧視薯片好了。我在香港不是沒看過這類人,只是每次碰到都很驚訝,反觀我只是到埗數天已經掛念家鄉的熱米飯…

大約在下午四、五時,員工會出外吃喝 chill 一下。那天好像有知名球隊的籃球賽事,專案經理跟同是球迷的員工談得興起,而坐在對面的我邊顧着品嘗那鹹甜味的食物,邊天真地煩惱大家會否吃不下晚餐。

下午除了吃喝,我們也到合作的公司 Got It 參觀。他們的老闆是年輕的越南人,對方的經理姐姐也特別親切,還給我香港能買的日本樽裝綠茶以解思鄉之苦… 他們分享了不少從越南起家的創業奮鬥史,以及跟各地員工一同工作的經驗談,這些見聞也蠻有啟發性。他們家另一位經理也是厲害人物。每次開會碰上樽頸時,感覺有他出馬問題便能迎刃而解。控場、愛用白板敘述,是我遇過數一數二的經理,也啟發我日後多用白板開會的習慣,這樣能確保大家思考着同樣的事情,避免誤會。

下班後,我們三人都會把握每分每秒駕車去遊覽。這就是年輕的本錢,雖然我的體力不那麼好了哈哈。

Googleplex

身為 IT 人,當然要去位於山景城的 Googleplex,就是 Google 的總部喔!

一進去園區便飄來一陣從沒聞過的幽香,俯首發現路旁草叢種滿淡黃色的小花。淡雅獨特的香氣將身後的風景區隔起來,令人難以忘懷。這不就是 Google 為大家營造的園區體驗嗎?

說回園區,看起來就像香港的大學校園和度假營地。矮樓應該是員工宿舍,地下有禮品店。園區中間則有多幢像教學大樓的建築,在平台經過時會看到玻璃房間的會議室。中庭有羽球場,也有單車徑,可以順手拿一架三原色 G-bike 單車在園區四處走,非常方便。

Google Android Statues Square

必去的景點怎能不提 Android Statues Square?廣場擺滿了 Android 歷代代號的公仔,很適合 Android 迷來打卡。這廣場勾起了我剛入行設計手機應用程式時的回憶。

「我是從哪一代的 Android 開始做設計呢?」

老實說我忘了,只覺得這些代號教人熟悉。那時候知道他們家的開發代號用零食和甜品命名覺得很可愛,也會跟同事一起猜猜下一代的名稱。現在自 Android 10 後都不以甜品稱呼了,少了一個樂趣。或許因為命名方式改了,公仔雕塑也逐漸變得殘舊,這個廣場在我們返港不久後便拆卸,非常可惜。

Stanford University 史丹福大學

「不是名牌,是名牌大學!」

有天下午我們去了史丹福大學逛。每次逛外國的大學,我也毫無頭緒。因為地方很大,又不知道哪裡可以進內參觀,不過沿路宏偉的教學大樓和建築物在我眼內也閃閃生輝。這幢教學大樓古色古香,拱門雕刻精緻,門面有花,柱子有心,頂上卻刻着「ENGINEERING」!工程師能在這個充滿人文氣息的地方念書嗎?!

金門大橋國家公園

幫人拍照、被人拍照,也替雄偉的紅色大橋拍個照。

本地人都會來橋底這裏走走。臨海的大橋、有草地、有魚釣,真是好景致。我們在草上嬉戲和拍定格全景照,白天的疲態都一掃而空。坐在石墩,強風吹拂,背對黃金時間下的金門大橋拍照,要有儀態又不帶大媽大叔之相,不論被拍還是拍人都尷尬非常。

穿過畫滿塗鴉的紅磚隧道,攀上重重石級便能抵達橋上,體力非常差的我走到氣呼呼。雖然沿路有介紹大橋興建歷史的雕塑,不過沒甚麼特別。抵達橋上更是稍微失望,因為只是普通一條給車行的大橋,我們轉身拍個照便沿路摸黑回去了。美國在這個季節日照很長,令我都捏不準時間。黃昏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,下橋回去時天黑將近九點,難怪我邊下坡,肚子邊咕咕叫!

Facebook 總部

除了 Google 總部,Facebook 總部也在我們的行程表中,可惜我們只逗留這裏數天,遊覽時間不多,所以只好晚上來叩門囉!

Facebook 總部的入口莫名奇妙地難找。我們在車裏一直緊盯着手機上的 Google 地圖,繞了一次又一次圈,地圖上顯示的建築物都是用數字和英文字母標示,就像理工大學一樣,讓我看得茫然。

「那裏應該不是訪客入口吧」我猶豫。

最後我們下車探過究竟,但畢竟夜已深,四下無人,我連大樓長甚麼樣子都看不清,只見鐵閘一道道,又有保安亭,守衛挺深嚴的。大樓前面有個巴士站,有些應該是 Facebook 的員工坐過來等車,我以前剛畢業也曾在深夜時分在數碼港外等巴士,感覺特別唏噓淒涼。

我們找了好幾回入口也沒戲唱,不就是因為太晚了嗎?工程師大佬毅然騎了架不明來歷的單車出去找路,而沒氣力又睡眼惺忪的我只好待在原地等好消息。結果我們在道路工程旁找到那標誌性的 1 Hacker Way,成為我們在 Facebook 總部探險的「到此一遊」存照。

Car-through — 這就是我們努力的證據

雖然上文說了很多遊歷的事情,但我們終歸有努力工作,而且是爆肝那種。

在夜探 Facebook 總部後,我們在晚上十時許還沒吃晚餐,餓得乾癟了!左找右找,最後決定去 24 小時開放像麥當勞的快餐店。雖然天色已晚,但排隊買外賣的車輛不少。這種免下車的外賣方式稱為 car-through。買外賣首先要像人一樣,車子要沿路排隊,沿路會有放在路旁發光的大餐牌。我們生怕後方司機要等,所以趕忙把大餐牌拍下來慢慢選,以為到前台點餐就可以。誰不知這個錯誤會令我們胃痛!

那時候伸手不見五指,我完全看不到餐牌前有台黑色的對講機。原來那是用來點餐!要跟對講機說出餐號和車牌才可點餐!結果我們到前台時,因為沒有正確地點單,所以服務員要求我們重新排隊。餓了廿多分鐘最後成功買單,我真的累得連話也不想說。駕車回到酒店時都不知是深夜何時,只記得我為沒點漢堡飽,點了燒雞飯而沾沾自喜!一口熱飯、味道還好,溫暖了乾沽累壞的身心。那天深夜,我們邊吃晚餐,邊為了明天的工作搬動 Trello 卡片和開會。

公幹生活真的充實到無可挑剔!

最後一兩天,我們公司的老闆和團隊主管都來了。公幹日程變得緊湊,我們三口子的伙食也變得豪華。我們返港後有跟同事分享這些趣事。他說我們在晚上找不到餐廳,去叫 Uber Eats 不就解決了嗎?一言驚醒夢中人,三個高級職員竟然沒有人想到,我們那天應該相當累了吧。

歐美人的服飾

兩男一女去公幹,我羨慕男生不用為衣裝煩惱,因為恤衫西褲一定不會錯。雖說我沒想過為此行添衣,但也曾苦惱該帶甚麼衣物去。來到這裏後,我覺得是過慮了。美國男男女女穿衣都較為簡約,淨色 T-shirt 搭配牛仔褲,天氣涼就外加一件夾克,這種風格在他們眼中稀鬆平常。我依舊穿回帶來的衣服,但不用有太多時尚的顧慮,心情倍加輕鬆。

對美國人而言,T-shirt 就是時裝。他們好像都很喜歡 T-shirt,拿到別人送的公司 logo 上衣時都充滿喜悅。當然穿不穿就不得而知,但在亞洲地區,商務上少有互送公司 logo T-shirt,送禮人估計對方也不想穿吧。

美國人的職涯

當我們亞洲人發夢有天能到科技龍頭上班,矽谷不少人原來也曾到 Google、Facebook 等大公司工作,而且工作約兩年便會轉去新職場,反過來他們很詫異我們能待在同一地方三、四年。雖然香港也有類似的論調,但兩年剛好坐暖了現在的崗位,難得在知名公司打工,兩年或許不太夠?

我曾夢想到 Apple、Google 等科技公司上班,他們都匯聚了全球最頂尖的人才,福利又特別好。光是當個小職員已經光宗耀祖,只是這些公司的面試也是出名的困難。怎麼這裏的人都說得那麼輕鬆?

矽谷的科技新奇事物

當地的父母很早讓孩子接觸 STEM 和 robotics (機械人學),說的是讀幼稚園和初小的孩子喔!拿著 STEM 的教學組件砌機械,動手做的感覺應該挺好玩。當我們以為小學生、初中生用 STEM 教學已經很厲害,原來人家比我們更早!有些人或會覺得這些事情對小孩子而言太早,但邏輯和動手作是每個人都可以學得來,而且邏輯愈早學愈好,也毋需擔心學多了邏輯而推遲了創意、文化等發展,畢竟小孩子吸收知識可是比成年人還要快許多。

除了教育,矽谷的科技也是看得見、觸得及。跟日本不同,日本有許多新奇的高科技發明,就是創意衍生的產物,但矽谷的科技是你必定聽過,而且很生活化。例如超級市場外放 Bitcoin 機,製匙機器,電動車和充電處等等。你喜歡科技顯形於外,還是融入生活呢?


後記

2019 年五月某日,我量好了手袋的尺寸,把證件文件都數過一遍,戰戰兢兢地前往美國領事館申請簽證。來到領事館門前,保安目測我的手袋超過規定尺寸而拒我進內。距離預約時間只餘半小時,我該如何處理這個手袋?人生第一次出國公幹,未出發已經令我徬徨失措。

「要是這天無法申請簽證,公司代付的簽證費和公幹議程就泡湯了。」

「好好一個設計主管,為甚麼在緊要關頭出大錯?」

心裡頓時閃過無數個不妙的念頭,急得快要飆淚。要打電話向家人或住在附近的同事求救嗎?要不就這樣把手袋丟在對面的咖啡店?我冷靜地致電告知同行的經理後,便在大雨中好不容易接了的士飛往地鐵站寄存行李。

進了車箱,關上車門,雨聲停止了。看著濡濕的平底鞋,

「啊,這一雙要報廢了」

司機大叔從容地聽我狼狽之言,替我計算了來回時間,不斷安撫我說會趕得及、趕得及。

「小姐,轉個彎就到(香港站)了。你從那裏進去就對了。放心,一定趕得上。」

常說香港的士司機態度囂張惡劣,怎麼讓我遇上這麼好的人啊?要是有幸運值,我應該一下子就用光了。我提著文件袋、電話、銀包和雨傘離開了行李寄存店。雨下得正大,我緊抱大包小包,再次乘的士返回領事館。

如司機所料,我能準時抵達領事館。館內氣氛嚴肅,絕不是因為保安嚴密,而是本地職員都凶巴巴。排隊的人反應慢一點,便會被職員大聲夾惡對待,像我有點冒失的人,果然有阿姨走過來罵我,生怕我有危險動機似的。在窗口負責審查的外藉職員反倒很正常,神色不動問我去哪裡和職業。若我回答 UX designer 他明白嗎?最後草草說自己是設計手機程式的 web designer,也是正確且誠實的回答吧。